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卡车新闻

卡车人推荐:卡车上孤独的美食家—史传海

我和朋友约饭经常说的一句话是:“北京没什么吃的。”

这句话一直持续到我发现史传海。我惊讶地发现,一个生活在卡车上的男人,居然吃得不错,甚至可以说精致。除了那些家常菜,猪肉炖粉条、火腿煎鸡蛋、鱼头炖汤,他还做过面包、双皮奶甚至是奥利奥布丁。最励志的部分在于,这些高难度的食物全都在那方狭窄的驾驶室内完成,他和我一样,也是一个人。

“这不就是中国版《孤独的美食家》吗?”朋友说。

用勺子挖一口自制的奥利奥布丁,然后在嘴角露出一抹心满意足的微笑。这个场景通常发生在影视剧中某个上海白领的清晨 ,但在现实世界里,做饭的人叫史传海,他是一名卡车司机。

在这个现实中,他只要在出发前往锅里扔进两根玉米,车厢就成了一座飞驰在高速公路上的私人厨房。

一旦驶上高速,他就赋予了公路一种浪漫,有人问过他为什么要做饭,他回答说:

“做时间,吃孤单。”

史传海从车载冰箱取出冷藏好的鸡肉,他先用随身带的小刀把鸡肉切成几张薄片,接着用剪刀把鸡肉片剪成拇指大的小块,倒入料酒、耗油、生粉和葱末(也是用剪刀剪的),撒点盐,用筷子搅拌均匀,电煮锅通电,倒油,打一只鸡蛋,单面煎熟,一个溏心蛋放入盘中,再下腌好的鸡肉,煎熟。

蔬菜和面包是昨天夜里就备好,放在保鲜盒里的。包括:三片吐司、生菜叶、西红柿片。他先把生菜和西红柿放在吐司上,加上煎蛋,这是第一层,盖上第二片吐司,依次放上生菜、鸡肉、西红柿,这个时候,他会放点儿沙拉酱,这是第二层,盖上第三片吐司。他低头看了看锅,发现还有一片遗留的鸡肉,他把吐司掀开,放进鸡肉,又加了一片生菜。

最后一步。他用保鲜膜把吐司包好,压紧,用刀切成两半,三明治就做好了。临吃前,他又涂了点沙拉酱。他张开嘴,咬了一大口。开吃!

他能在车上做芒果奶昔和奥利奥布丁,网友评论:“你是业余开车还是专业做饭啊”; “这不是车吧,是你的车型厨房”;“你是我见过最牛逼的卡车司机”。

史传海,今年32岁,是苏州市吴江区一名专门配送沙发的卡车司机。2019年8月1日,他开始在快手发布在驾驶室做饭的视频,因此受到关注。

视频中,他身穿灰色西装和牛仔裤,左手佩戴黑色腕表,头发理得短而干净。脸也是干净的,他有一双单眼皮的小眼睛,嘴角不自觉地往上扬,好像总在狡黠地笑着。

他的驾驶室一尘不染,尽管每天做菜,你看不见灰尘、油渍或者是菜叶、饭米粒、面包屑……怎么看,这都不像卡车司机该有的样子。在他的车上,你甚至能看到蒸锅和榨汁机。

有人把他的视频转到微博,很多网友转发评论,媒体开始追逐他,他心理压力大,一度拒绝采访,主要是因为网友质疑他是个假冒的卡车司机,“车是专门租来拍视频的吧?”,“哪有车子搞这么干净的?”或者是“开货车的哪有时间做饭?”,他就不高兴了。他的车是去年公司刚给他调的新车,每次跑长途回来,他会洗一遍车,而且,他们车队两百多台车都这么干净。

外人不了解,卡车司机对车的呵护就像鸟呵护自己的窝,那是他们朝夕相处的另一个家。

史传海注册快手是因为孤单,做菜也是因为孤单。他称拍快手是一种“孤单的宣泄”。

2018年的夏天,史传海和朋友合伙做生意,借了八十万,结果生意亏损,当初的承诺没有兑现,本钱也没要回来。他的父亲有白血病,他有两个女儿,大女儿上一年级,小女儿三岁。妻子是家庭主妇,史传海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。从合伙人到欠债者,史传海甚至想把房子卖了还债。

那是史传海最丧气的时间。2019年上半年,他是在”浑浑噩噩“、“漠不关心”的状态下度过的。身边的朋友知道他欠了钱,纷纷远离了他。

有人提醒他,史传海,你多大了?他说,我1984年生的,你自己算吧。哪年结婚他也忘了,他得问妻子大女儿的年纪,才能推算出结婚日期。

2019年8月1日,他突然想通了,决定重新投入到生活中。“我只想把现在过好”,他对自己说。他喜欢钓鱼,因为工作原因搁置了,他还喜欢做饭,琢磨各种新鲜的做法,于是,他决定一边做菜一边发快手。

网名叫“愚大海”,大海是他的小名,妻子喜欢这么叫他, 在直播间,他不主动说话,网友问什么,他就答什么,他也不预告时间,看不看“随缘”。他其实是喜欢直播的,喜欢网友调侃他“锅用的什么牌子”,“结婚了吗”,在那些寂寞的夜里,直播解决了孤单的问题。

最早的时候,史传海在上海给可的超市配货,一天跑六十多个门店。夜里送完货,天就亮了。每天只能吃包子,一顿包子能吃一天。过了几年,他换到现在的公司,跑的地方是四川和重庆,单程四千多公里,吃饭就到服务区下道的农家乐解决。

当时,他和表哥一个车,两个人一天吃饭花费一百多元。农家乐的肉盛在一个大脚盆里,苍蝇飞来飞去,有一次,吃完他就吐了。

因此,史传海做饭的初衷很简单,就是为了安全地吃饱。

他买了一个三百多元的逆变器,逆变器能把车上的电源变成家用电器可以使用的电源,对电瓶有一定的损耗,而且停车的时候车得开着。但比煤气安全。接着,他买了电水壶、电饭煲和电煮锅,都是一千瓦以下的小功率电器。舍不得买冰箱,但在车上的肉臭了几次以后,他咬咬牙买了一台带冷藏的一千多元的冰箱。

鸡蛋和火腿肠吃得最多,“把鸡蛋当肉吃”,但史传海最喜欢吃的还是红烧肉。他在家把肉焯好,等到出车,就把肉和调料放到锅里。开到下一个服务区,肉就煮好了。

“你根本不需要管它要煮多长时间,和你开车不开车根本无关,你开好你的车,到服务区按下电源开关,开车喝杯水很正常吧,按个电钮有时间吧?想吃饭的时候你就吃饭。”

史传海说,“人们印象中的卡车司机又苦又脏,吃不上饭,我偏要打破这些传闻”,他在卡车上做面包,汤包,双皮奶,水果沙拉……不仅吃得饱,而且吃得别具一格。


在短视频界,卡车司机史传海有些不合时宜,他不带货。

史传海的粉丝百分之七十以上是女性,“男的谁看人做饭啊”,女性观众们说他“活得比女人还精致”。

有美妆品牌找他带货,他不懂化妆品,就拒绝了,还有一些家电品牌找他,他每天都会收到厂商的邀约。因为对产品的质量不放心,他很少回复。他目前唯一带过的货是农产品,疫情期间,他帮河北一家滞销的果园卖了一千斤的苹果。

朋友劝他,“你就做吧,不做你的号慢慢就死了”,他回答,“我的直播间有几个人能聊天就行啦。”

史传海想赚钱,却不能容忍自己不真诚。他看见有的网红,线上和线下时判若两人,“这不都是假的吗?你让别人怎么接受?宣传正能量我愿意,但是不能变味。”

他开了十三年的车,生死的事情见多了,人就能够看淡眼前的得失。他出过两次事,都在凌晨,都是由于疲劳驾驶。凌晨三到五点,是卡车司机事故率最高的时间段。

第一次是个雨夜,道路两旁的树遮挡了他的视线,有辆自行车突然窜了出来,他撞了上去,自行车摔得变形,所幸人没有受伤,他给了那人修车的钱。

还有一次,他眼睛是睁着的,但是太困了,睁着也睡着了,他把车开到了路中间的隔离带,“迟早要出事”,他想,之前有几次,他把车开到对面去过,有人按喇叭才把他叫醒。

这些都是十年前的事了。结婚后,他很少再开夜车。



史传海的卡车

史传海是安徽六安人。因为开车,常年离家,起初是上海,后来在泰州呆了一年,2017年,他去了苏州,他负责的路线是江浙沪、安徽和河南,目的地是固定的。

每天早晨,他7点起床,开始上路,一般9点或者10点吃顿饭,继续跑,到了晚上,他会认真做顿饭,吃完继续上路,差不多11点能回来。

开车什么也干不了,有时,他会放点音乐,反复听那几首老歌,《九百九十九朵玫瑰》、《真的爱你》、《一路执着》等等,他不听电台,因为讨厌广告。到宿舍后,他洗个澡,又回到车上。

他习惯在车上睡觉,“车上更舒服”。

只有过年,史传海才能和家人团聚。妻子常年和他两地分居,有了孩子以后,妻子整日围着孩子转,他想念她,找她,一时无话,就聊两句孩子,挂掉电话,“又成了一个人”。

孤单是难免的。

有次,网友问他,“为什么做菜?”

他回了六个字:“做时间,吃孤单。”

史传海不想一辈子是个卡车司机。

前年他下血本投资朋友的生意,也是出于这样的目的——“哪怕回家种地,我也想陪在老婆孩子身边。”史传海希望自己的流量再大一点,能凭良心卖货赚钱。他想起大女儿小时候,他回家,大女儿不认识他,害怕地哭了起来。

“没有人愿意开车,没有人愿意自己的孩子见到爸爸哭。”史传海回忆这件事的时候,正在给女儿做蛋挞,妻子前几天做一个小手术,他特意请假回的家。

现在,他还欠四十五万的外债,预计八年还清。但他心理已调试好,在卡车上敬业工作,继续做他“孤独的美食家”。

阅读量:
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